客途问舟

快乐徐姓女子

畸形

说说陈宦 旧设叫承语的那个大兄弟

是个流浪儿的时候被徐英带回尘锋 尘锋那个时候还没起来 还叫吟汵这个旧名字 徐鹤徐英身为大师兄大师姐 年仅十七便要日日奔波给尘锋找一条出路

陈宦的日子平平淡淡 但也足够让他满足了

大院儿里跟他年龄相仿的只是李轻眠 海麟那个时候还在普通人家过日子 有的时候听到徐英回来冲徐鹤抱怨几句 给上头的雇主跑了一天雇主居然反悔了之类的事情

这对他来说是之前可望而不可即的了 直到后来 他已经十六了 徐英从苗疆的一场动乱中带回了十三岁的海麟
海麟不是中原人 语言不通 只有常年在苗疆的徐鹤才能和她沟通

日子一晃

六年

徐鹤死了
那一日开始..从前的日子就已经成为深埋地下的旧忆了
他更听话 挨得鞭子比海麟少 自然更被徐英所信任 时间长久了 他心中便滋生出畸形的感情

是爱?不是
服从 接受命令 去做徐英为他安排的一切
他可以为徐英做任何事 毫不客气的说

“我就是徐英的一条狗,无论是什么我都会为她做——如果她需要我。”

徐英拿他炼魂的时候他没有像常人一样表现出对死亡的恐惧 他只是在想徐英需要我
徐英需要我
我是她最在意的人
我是

徐峥冥根本不用对他浪费口舌 毕竟陈宦心中如今只剩下徐英两

对他来说 为徐英而死 或是死在她手下都是无比光荣的事情

评论